必发88官网 > 必发88官网 >
政府引导基金创新发展需要,划转社保基金

国资划转社保基金已进入全速推进阶段。近日,财政部将所持有的工商银行(601398)、农业银行(601288)股权的10%划转给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,两项股权划转总价值超过1151亿元。  农业银行发布公告称,股东财政部将其持有股权的10%一次性划转给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持有。本次划转的股份数约为137.24亿股A股股份,占普通股股份总数的3.92%。按照农行A股昨日收盘价3.46元计算,财政部此次划转社保基金的股权价值超474.8亿元。  工商银行发布公告称,近日,股东财政部将其持有股权的10%一次性划转给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持有。划转前,财政部持有工行1233.16亿股A股股份,占该银行普通股股份总数34.6%;本次划转的股份数为123.32亿股A股股份,占普通股股份总数的3.46%。按照工商银行昨日A股收盘价5.49元计算,此次划转股权价值超677亿元。  在工行、农行之前,财政部已将其持有的中国人保(601319)、中国太平等国有大型金融机构股权的10%划转至社保基金理事会。  2019年7月10日,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,今年全面推开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工作。9月20日,财政部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等五部门联合发文,要求全面推开中央和地方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工作,其中中央层面具备条件的企业于2019年底前基本完成,确有难度的企业可于2020年底前完成,中央行政事业单位所办企业待集中统一监管改革完成后予以划转;地方层面于2020年底前基本完成划转工作。 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副院长白景明表示,全面推开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,有利于促进建立更加公平更可持续的养老保险制度,应对人口老龄化加速问题,稳定社会预期,体现了未雨绸缪、超前布局。  记者从国资委了解到,去年3月,国资委选择了中国联通、中国有色、中农发3家企业开展了首批股权划转试点。去年11月又选择了中国华能等15家企业开展第二批划转工作。这两批18家企业一共划转了国有资本750亿元。2018年度的财务数据显示,划转部分股权增值到817亿元,增值幅度为8.9%。

9月25日,由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、厦门市人民政府指导,厦门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、母基金周刊主办的“2019年中国母基金峰会首届鹭江创投论坛”在厦门举行。   GP的三大“自我修养”  在“区域引导基金的创新发展”圆桌论坛上,对于GP向体制内资金争取基金份额的投资,盛世投资首席执行官张洋给出三个建议:首先,在基金全生命周期的募、投、管、退各环节中,GP团队构成、体制机制等均不能存在明显“硬伤”,可以有突出的“长板”,但不能有特别短的短板,要保证整体上做到均衡。对于相对薄弱环节,要尽可能地弥补。  第二,GP要深刻了解出资资金的本源目的。从资金诉求角度,市场上的资金可划分为配置型和功能型两类,体制内资金往往更偏重满足功能性诉求。从源头上了解LP的诉求,GP才可能充分展示自身优势。例如,许多区域政府引导基金的首要目的是招商引资。针对这个核心诉求,GP应将自身产业优势和招商能力充分阐释清楚。  第三,要对资金的约束条件有充分认知。基于多方面因素考量,体制内资金出资有一定约束条件,GP要自我审视能否满足这些条件。  对于申请其他属性的资金,张洋认为其原理基本一致,均需在充分了解资金来源属性及其诉求的基础上做进一步耕耘。  母基金LP的“三个来源”  母基金的钱主要从哪里来?张洋认为主要有三个重要来源:其一,2014年政府财政资金“拨改投”以来,财政资金大量基金化使用。在社会资金短缺之时,政府引导基金有效补充,这是积极财政政策的重要表现。“市场上认为政府引导基金过多,我觉得恰恰相反,是少了,包括股权投资基金整体而言也不多。中基协的一个统计数据让我们从业者倍受鼓舞:2019年上半年,私募基金投向境内未上市未挂牌企业股权的本金新增0.25万亿元,相当于同期新增社会融资规模的1.9%。作为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重要资本金来源,股权投资基金能够有效赋能新经济企业,理应发挥更为重要的作用。”  其二,国企也是重要出资来源。当前,国有资本更加活跃,这与国企混改、国资平台自身转型的需要密切相关。国企可在资本市场上发创投债,作为其他社会资本金的有益补充。  其三,我国正在深化金融市场化改革,期待改革完成后,金融机构重新成为股权投资市场核心出资力量。  政府引导基金的“三剂妙方”  政府引导基金如何更好地服务于区域经济发展?张洋认为有这三剂妙方。  第一,目标要明确。当前,政府引导基金通常面临的困惑是,基于基金管理期较长,部分基金存续期间历经领导变更和不同管理办法,缺少一以贯之的明确目标。支持大项目还是小项目,投早期还是投晚期,让利还是不让利……这些问题都没有标准答案,但需要在前期做好清晰约定。  第二,坚持市场化。“市场化”三个字虽耳熟能详,但归根结底,真正的市场化应该落脚到管理机构的混合所有制改革。这种混合所有制改革,如果只是国有机构、政府机构和其团队方的混改,是不够稳固,也不够彻底的,应当引入专业的市场化投资机构进行多元化混改。  第三,完善绩效考核。当前,诸多绩效考核方式造成了政府引导基金“不敢投”的现象。应适当放宽事前管理,建立多元化、科学化的绩效考核办法,完善好事中约束和事后问责机制。

中证网讯9月25日,证监会官网显示,华泰保兴基金上报关于《公募基金管理公司变更百分之五以上股权的股东、实际控制人审批》,审批进度显示已接收材料。  据了解,当前华泰保兴基金的大股东是华泰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,持股份比例为80%,剩余20%股份由高级管理人员及核心业务骨干股权激励持股平台持有。